萬千年來,種種民族的遷徙、領土的爭奪、文化與價值觀的衝突,戰火爆發已然是習以為常的一種景象。歷史是不爭的事實,槍砲交鋒之下的每一滴鮮血、士卒每一步進攻與撤退,全都被記錄在課本裡,然而無論人類的文明再怎麼進化,歷史文化再怎麼前行,和平終究是標竿,是無法停下腳步追求的盼望之地。

《橘子收成時》以1992年,蘇聯解體時爆發的阿布哈茲戰爭做為故事背景,以老翁伊沃拯救兩名勢力對立的士兵生命為整體故事的主軸。導演扎扎烏魯沙哲(Zaza Urushadze)展現出高明的手法,藉著橘子描出一線,以雙方在「屋子內不殺人」的承諾,化成承載異文化與民族的天秤,闡述一段民族價值觀念與人性的一門課題。

即使《橘子收成時》的劇情走向是過於順遂的,但導演還是能夠在這短短的一小時內,將人性如何被政治操弄、戰爭之下平民百姓的無可奈何說明的淋漓盡致。電影結局的一場衝突戲,給足了觀眾一個完美的交代,全片沉重的鋪陳在此刻爆發,除了感動之餘,更多的是體悟,儘管劇中兩名士兵最後化干戈為玉帛,同為獲救之地以及彼此而扛起抗鬥責任,但正因為這場衝突也表達出世界至今仍然無法自清,利益仍然操縱著民族,政治、鈔票與權力仍讓各個有志向上的人兒只能是面對無情子彈的血肉之軀。

那裡雨始終不停,寒冷的氛圍包覆著鏡頭,緩慢移動的畫面彷彿讓世界都跟著屏息,沒有吵雜的猛烈砲火,也沒有血流成河的慘狀,只有安靜的互動,沒有更多餘力的試圖抗衡,在這個戰火四起的時代裡,戰線隨時都可能延燒至此的村莊之中,卻因為衝突而得到和平,那樣沉重而緩慢的氣氛,卻更襯拓出被轟炸得殘破不堪的歷史之下的那番無可奈何以及人性與善良的難能可貴。

我想起大衛艾亞在2014年的一部作品《怒火特攻隊》中提到的這麼一句話:「和平是理想、歷史是殘酷」從人類文明有所記載的歷史當中,戰爭一直是故事的一環,然而即便是文明已經進化到科技爆炸的時代,民族之間的爭鬥仍然不止,種族與與文化之間的衝突與歧見仍然不曾消失,而和平卻又被政治家掛在嘴邊,跑著一場又一場的演講會,何其諷刺,也許到達和平那片應許之地之前,人類的文明得必須經歷更多後悔;電影最後陽光終於照進村莊,但他們都已經失去好不容易獲得的寶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百香果多多Jack影視日記

百香果多多Jac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