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ie_014908_149294  

《腥紅山莊》有著衝擊力十足的視覺傳遞與毫無保留的愛恨情仇;單獨坐落在遼闊平原的歌德式宅邸,陰暗得不可思議,始終不停的大雪襯托出這棟建築的孤寂與詭譎,每回東風強襲,屋內的冷風都在在刺激著毛細孔,這部電影要講的,不只是魑魅魍魎與忌妒仇恨,更要讓你了解被荒蕪包覆的濃厚情感,以及說服你「鬼魂,是真的存在」。


以19世紀作為背景的一部驚悚推理電影,《腥紅山莊》繳出了一張相當優秀的成績單,佈局十分細膩,台詞、眼神與角色互動延伸出相當程度的隱晦與想像空間,詭譎的氛圍塑造得相當成功,驚悚的鏡頭安排為這悲壯的劇本增添了幾分色彩。

《腥紅山莊》厲害的不只是在包含多種元素之下的處理得當,角色的情感安排、心境轉折與角色立場的對立,也是《腥紅山莊》之所以如此迷人的重要因素。從湯瑪斯與伊迪絲相戀,電影開始牽涉到湯瑪斯的姊姊露西爾、伊斯絲父親的死亡,故事的開端到結局,每個角色的情緒與想法都與故事走向環環相扣,是整部電影最不可或缺的一環。

聽到鬼魂,我們總是直接聯想到恐怖、驚悚,但是《腥紅山莊》不同,《腥紅山莊》用使人慌恐、心跳加速的幽靈鬼魅來包裝一則充滿無奈的淒涼故事,那不只是要你冷汗直流、呼吸急促,更要你感到心酸,要你清楚在那貧瘠的環境下,那份愛是多麼不允許,這個看似活絡的世界是多麼殘酷。

彷彿19世紀末的歐洲對於《腥紅山莊》這類的劇本是最好的背景設定,歌德式的繡花長禮服讓伊迪絲在斑駁的宅邸中呈現出強烈的視覺對比,燕尾服也讓湯瑪斯處處顯得端莊優雅,每個步伐都像是舞著華爾滋一般,完美表達出這名角色陰柔不定與左右為難。若不是在這樣的場景設定下,也許我們無法感受到歷史所沒有告訴我們的未知,氛圍便不會如此特別。


我很佩服吉勒摩戴托羅對於時代與美術的考究,《腥紅山莊》在他的鏡頭之下,拍得相當優美與典雅,下不停的大雨、沒有止盡的暴風雪、昏暗的燈光、緩慢的鋼琴聲、鋪滿腥紅的白色平原、種種細節的呈現營造出充滿恐懼的戲劇張力,時不時360度旋轉的鏡頭運移吸引力十足;吉勒摩戴托羅的企圖心很強,我完全可以感受到他試圖把我拉進《腥紅山莊》的世界裡,然後說服我「腥紅山莊」是真的存在。

《腥紅山莊》相當赤裸,對於愛恨情仇的描述是毫無保留的,在那棟豪宅裡,愛情必須是千刀萬剮的,因為那是不管幾次激烈做愛都不能說明的,若非是血腥,我們將無法感受到這棟豪宅正跟著那些亡魂一起嘆息、一起呼喊救援,更無法感受到夏普姐弟之間,不可告人的淒慘故事。


愛情到底能影響一個人到什麼地步?在《腥紅山莊》中,我們可以看見湯瑪斯因為愛情而找回一些「該有的人性」,可是也因為愛情而無法讓他割捨那些「該割捨的東西」,所以這種沒有答案、幾近殘酷的愛情必須是血淋淋的,伊迪絲與露西爾的廝殺是必然的,因為若沒有殺得體無完膚,那對她們來說,愛情有什麼意義?活著又有什麼意義?更多的迫害、忍耐與猜想,都只是更多淒涼的無限循環,若沒有殺得體無完膚,腥紅山莊將永遠如此貧瘠,將永遠哭喊。

所有圖片皆取自於網路。

本月Chaogerr電影文章:
【電影心得】貧瘠荒蕪之中的淒涼愛情《腥紅山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百香果多多Jack影視日記

百香果多多Jac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